色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色文网 >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> 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

    回到空市已是下午,阳光很好,没有海市这么冷。

    行驶在几乎每天都要经过的回家之路,却有一种异样的陌生感,明明我才离开一周,却好像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,记得上一次出差回家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    我忐忑不安的打开门,客厅里空空荡荡,妻子不在,岳母不在,孟云笙也不在。

    我身心俱疲的坐在沙发上,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听见有人小声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许再闹了,小心被人看见……”是岳母的声音,她推开门,看见我坐在沙发上,忽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岳母穿着一件紫色碎花连衣裙,很成熟也很有韵味,就是裙摆有点短,露出了半个大腿,脸上一抹红晕,好像有点热,不用化妆,自带妖媚风情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人影从岳母背后探出头,孟云笙的身高只到岳母的腰部,看起来真的很小,他好像有点怕我,眼神有些不安,又躲在了岳母背后,我几乎看不见他。

    岳母手中拿着好几个袋子,有蔬菜也有肉,显然是刚从菜市场回来。

    “镇皓,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?”岳母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小颜会跟你说。”我站了起来,想走过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“镇皓,你别过来。”岳母忽然说,声音有点大,我顿时停住的脚步。

    岳母又笑了笑:“你工作这么累,好好坐着就行了,厨房不用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吧。”我再度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岳母在家的时候,大部分都是她来买菜做饭,虽然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书香小姐,但是并没有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气,是个真正的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岳母回头看了一眼,孟云笙把头埋在她的腰间,好像不愿意跟她分开。

    岳母叹了一口气,转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孟云笙右手攥着岳母的裙摆,步步紧跟,手上湿漉漉的泛着水光,把岳母的裙子都弄湿了。

    岳母反手把厨房的门关上。

    我给妻子发了一个微信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等了等,妻子回复:“老公,叶老师心情不好,我今天住她家里,你跟妈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一声不吭就从海市离开,当晚居然还不回家,心里莫名觉得烦闷。

    饭菜做好之后,岳母从厨房出来,脸红红的,好像很热,转过身时,隐约从她的大腿内侧,看到潮湿的水渍,似乎流了很多汗。

    孟云笙帮忙端菜,他个子虽然很小,但是会做很多事,这大概跟他的家庭有关。

    吃饭时,孟云笙的左手一直放在桌子下面,似乎还在抓着岳母的裙子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岳母真的非常依赖,我担心的事情仿佛正在一点点应验,孟云笙最后恐怕会把岳母当成他的感情寄托和获得新生的全部希望。

    岳母似乎没什么胃口,吃了几口就不吃了,孟云笙匆匆吃完,对岳母说:“阿姨,我们回房间学习吧。”岳母看了我一眼,脸上的红色还没有褪去。

    “云笙,你先回去,我等一下来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阿姨,我有问题想问你。”孟云笙说。

    岳母扶着桌子站了起来,神色有些凝重,我以为她要生气,结果她只是对孟云笙说:“你跟我来吧。”孟云笙很高兴,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攥紧了岳母的裙摆,两个人一起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吃完饭我到厨房洗碗,岳母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,看到后把我推开,让我回房间休息,我没有走,只是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他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我们还是早点把他送回去吧。”我对岳母说……

    当初是岳母要把孟云笙留下来,现在要把他送走不得不跟岳母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颜已经跟他的父亲沟通过了,那人倒是希望云笙能回去,问题是云笙这边,他好像已经有了心理阴影。”岳母叹息说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只能让他们慢慢相处来解决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这两天我带他回家看看,如果没有应激就让他留下,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。”岳母说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,还以为岳母会想要把孟云笙留下,没想到她也有把人送走的打算,倒是让我免了不少口舌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看着空荡荡的双人床,心中总感觉缺失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时常出差在外,不能和妻子同房,没想到回到家里,还是要一个人睡。

    我疲惫的躺下,想象着妻子一个人在家时,躺在这张空荡荡的床上,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心情?

    到底是思念?还是空虚?又或者是怨恨?

    我们明明是夫妻,却越来越像两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来到公司,我跟大老板汇报了工作情况,虽然最后没什么收获,但是这世上岂能事事如意,他唉声叹气说了几句惋惜的话就让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门时正好看见苏颖,我忽然想起她跟我说过,蒋非跟她表白的事,她还在纠结之中,想问她确定了没有,但是苏颖却对我视而不见,跟我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倒是蒋非一脸兴奋的找到我,跟我分享了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成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蒋非看四周无人,压低了声音跟我说:“小颖已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心里又有些疑惑,所以苏颖为什么不理我?

    我好像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。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猜。

    下班之前,我给妻子发去微信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不要去接你?”

    妻子回复:“老公,我今天还去叶老师家。”心情在一瞬间沉落了谷底。

    无精打采的回到家,推开门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岳母背对着我,跪在地上,上半身趴低,高高的撅着屁股。

    穿一件藏青色的鱼尾裙,做了收腰的设计,可以完美的展示岳母性感的身材,起伏不定的美妙线条就像来自造物主精心的勾画,原本就硕大浑圆的熟女肥臀把裙子撑得鼓胀紧绷,在跪趴的姿势中显得更加丰满动人。

    孟云笙站在岳母的侧后方,在岳母的大屁股的衬托下,显得特别瘦小,他高高的抬起手,好像要去抽打那已经乖乖撅好的肥臀,但是他回头看到了我,抬起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妈,你们在做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岳母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,解释说:“刚才铅笔掉到茶几下面了。”张开手,确实有一支笔。

    孟云笙顺势躲到岳母身后,好像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第二天去到公司,蒋非打电话跟我请假,声音很是疲惫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今天发烧了,你能不能送小颖去二中,那边的领导不太满意,有几段内容需要重拍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无所谓,只是重点要看苏颖,她昨天好像一直没有理我,我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。

    我找到苏颖跟她说了要去二中重拍的事,她只是很冷淡的点点头,说了句:“知道了。”她现在更像是我的领导。

    苏颖上了车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副驾驶,而是坐在后排,离我最远的地方,也没有像曾经那样无拘无束的脱鞋,只是很沉闷的歪着头,看着车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小颖,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?”我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颖没有看我,只是声音幽幽传来:“老大,你对所有人都这么温柔吗?”感觉很多年前,好像也有人说过这句话。

    其实有点意外,我并不觉得自己对人很温柔,只是确实不擅长发脾气,对无关自身的事,大多秉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苏颖没有回答,只是小声的说了句:“老大,我已经同意做蒋非的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苏颖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但是等了很久,苏颖一直沉默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来到学校,因为是重拍,苏颖轻车熟路,我只能帮忙打打下手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段内容拍的是篮球场,因为之前拍的时候有学生起了冲突,学校方面认为发出去不太好,所以让我们重新再拍一段,其实挺无趣的,反正他们要的是宣传片,最后都可以剪辑,没必要再跑一趟,但是他们有要求,我们也就只能来了。

    苏颖默不作声地在球场边架好机器,那些男生看到有美女在场还要给他们录像,拼抢得更加激烈。我也终于明白,上一次拍摄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冲突。

    我大学时也很喜欢打球,但是很弱,纯属娱乐,属于妻子看到我运球都会笑的那种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次可有可无的重拍,苏颖却表现得异常认真。

    一件白色长袖,一条蓝色的阔脚牛仔裤,非常简单的搭配,很清新,也很甜美,像一个懵懵懂懂的中学生,虽然身材娇小,但是长相很可爱,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欲的柔弱感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苏颖都是一副无忧无虑,无拘无束的小公主的模样,但是今天,阳光下的娇柔身影,弥漫着一种很不协调的淡淡的忧郁。

    被风吹动的短发垂了下来,苏颖用手撩拨了一下,我看见她清纯唯美的侧脸,但是她一直看着摄影机里的画面,表情十分认真,并没有发现我。

    摄影机正对的画面,除了篮球场还有一面爬满青藤的墙,藤上零零散散开着紫色的花,很神秘,也很优雅,不认真看很难让人察觉,我摘了一朵打算送给苏颖,不知道她会不会开心一点。

    苏颖抬头看到我,有些疑惑,又有些惊讶,阳光从侧面照在她的脸上,微微飘动的发丝清晰可见,她的肌肤白皙娇嫩,就像附着一层香甜的牛奶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看着我,我仿佛能看见她眼里的光。

    我忽然有些语塞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送我的吗?”苏颖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我刚想回答,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我回头,看见了妻子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的格子衬衫,搭配一条浅黄色中短裙,衬衫有点小,被一双巨乳撑得很紧,一道神秘的乳沟在阳光下清晰可见,裙子很薄,背光时可以隐隐看到两条大腿的轮廓,很淑女又很暧昧,让人有种逐渐沦陷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妻子已经两天没有回家,我不知道她这一身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拍视频。”我告诉妻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花是送给我的吗?”妻子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是送给同事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惊喜忽然化作了失落,但妻子仍是淡淡的笑,“我的老公很棒哦。”

    在妻子身后,叶希妤穿着白色衬衫和白色纱裙,手里抱着课本,一脸幸灾乐祸的笑。

    我连忙转移了话题:“小颜,你今天回家吗?”妻子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,她回头看了一眼叶希妤,但是叶希妤并没有说话,仍是在笑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这两天你有想我吗?”妻子问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妻子笑了笑:“老公,我也很想你,今晚我会回家。”她挥手跟我告别,和叶希妤一起离开了,我看向苏颖,想把花送给她,但是苏颖没有理我,而是默默的收拾了机器,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我手里拿着花,孤零零的站在原地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拍摄结束,我送苏颖回家,苏颖坐在后排,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水?”我问。

    苏颖没有回答,她歪着头,静静的看着车窗外,好像很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的妻子很美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听到这句话我会很开心,但是现在却有些黯然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有真正的了解过你的妻子吗?”苏颖忽然问。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苏颖只是叹了一口气,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岳母和孟云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岳母穿着一条杏色的连衣裙,收腰的设计很显身材,裙摆很长,领口却很低,雪白的乳沟若隐若现,很有熟女的韵味。

    岳母本来就是一个优雅得体的知性女人,一条贴身的裙子可以很好的体现出她温柔贤淑的书香气质,可是又有点奇怪,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,虽然依旧性感动人,但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纯白的灯光下,岳母的脸上弥漫着一抹淡淡的红霞,有一种勾人心魄的妩媚,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风骚。

    “镇皓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岳母看着我站了起来,我这才发现违和感在哪里,岳母的肚子好像有点鼓,虽然线条依旧完美,只是多了奇怪的一笔,一条淡淡的弧线,如果不是她穿了一条贴身的裙子,很难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妈,你的肚子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岳母忽然愣了一下,笑着解释:“可能是今天太热了,喝了很多水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岳母一直都很喜欢喝水,她说这是一种保持身材,清热去毒的方法,她很注重养生,妻子受她的影响不小,去哪里都要带着一瓶水。"

    吃完饭,岳母又和孟云笙回房间学习,我洗完澡回到卧室时,看了一眼岳母的房间,两个人并排而坐,灯光下一大一小的背影,看起来很像一对温馨的母子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写的卷子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一件事,岳母今天喝了很多水,但一次都没有上过厕所,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妻子过了九点才回来,她洗了澡穿一条雪花图案的白色睡裙,爬到床上抱着我睡下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妻子甜甜的叫了我一声,“今天那个女同事长得很漂亮哦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心情不好,所以我想送她一朵花。”我跟妻子解释道。

    妻子笑了笑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的,我相信你,无条件的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妻子看起来很深情,这一点她倒是没有说谎,每当我跟别的女子稍显暧昧的时候,她总是很生气,但很快就会消散,有时候就算我不道歉,她也会自己忘记了,她好像很确信我不会出轨,又或者说她很确信我离不开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会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妻子直直的看着我,妖媚动人的眼眸中好像藏着某种渴望,妻子从来不画眼影,却天生带着一种非常勾人的媚色,就好像电视剧里的狐狸精一样,稍有不慎就会被她俘虏了魂魄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其实我不太确定,可是看着妻子渴望的眼神,我实在说不出别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妻子很高兴,感觉眼睛里都泛起了得意的光,像是得到了糖果奖励的小女生,她搂着我的手,轻轻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叶希妤心情好点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感觉她对那个小男生动了真心了。”妻子叹息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她一眼,妻子的目光很快从我身上移开,好像是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让她随着时间慢慢遗忘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后天想去海边玩,老公你也一起去好不好?”妻子很温声细语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想让我去,但是又怕打扰到我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所谓,但是叶希妤刚刚失恋,我们就这么在她面前秀恩爱,会不会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妻子软软的垂了我一下,“谁说我要跟你秀恩爱了,我是让你去给我们当司机。”

    妻子也很久没去海边了,我知道妻子一直都很喜欢海的,可是我工作一直很忙,她一个人就不愿意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太可怜了吧,专门请假给你们当司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妻子笑嘻嘻的爬到我的身上,柔软的小手往我的下半身摸去。

    “臭老公,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啊?”

    其实我对妻子的身体一直有很深的欲望,但是现在又多了一种很深的恐惧,我害怕妻子的变化,每一次跟她做我都有一种陌生感。

    妻子伸手关了灯,瞬间的黑暗让我犹如失明,但是妻子好像不受影响,她脱了我的裤子,很温柔很灵巧的抚摸着,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,但确实让我有点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妻子撩起睡裙就坐了下去,我感觉硬的发疼的阳具进入了一个很温暖很潮湿的肉洞里,妻子一边动一边收缩着阴道夹紧我,我很快就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颜,先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妻子没有听清,随后忽然“啊?”了一声,我已经射在了她的阴道里。

    “臭老公,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妻子生气的锤着我的胸口,我伸手抱住她,她就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,我感受着她的呼吸和心跳,这一刻我们仿佛融为一体,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,但又好像已经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我紧紧的抱着她,心中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安逸,什么烦恼都没有,只剩这一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抱的太紧了,我有点难受。”妻子抱怨说。

    我松开她,妻子慢慢坐了起来,娇嗔道:“臭老公,我要被你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了纸巾在下体擦了擦,然后又跑去洗澡,她真的很爱干净,可是我分明见过她被王立君射了一身。

    第二天去到公司,蒋非生病了没来,苏颖居然也请假了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去照顾蒋非,虽然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,但总感觉苏颖不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好像一直幻想着一个虚无缥缈的,不可能在现实里存在的,犹如彩色泡沫一般梦幻的浪漫恋爱。

    她一直是这么一个很神秘很有趣,完全捉摸不透的的女生,我也不希望她最后屈服于现实,但是往往越美丽的幻想到最后越容易破碎。

    中午休息时,妻子发了微信给我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已经跟叶老师说过了,她没意见。”后面跟一个偷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刚想回复,她又发了一张照片给我……

    叶希妤穿着一件黑色长袖,一条杏色长裙,看起来很淑女,很优雅的样子,可是一只白皙修长的小手按着她的腰,叶希妤被迫趴在办公桌上,一对浑圆硕大的巨乳都被压成了圆饼,屁股高高的撅起来,回头看着拍摄者,眼神里有些幽怨,又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叶希妤虽然不是很高冷,但总给人一种莫名的疏离感,好像很热情,但又很少跟人深交,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,难以接近,让很多追求者找不到攻陷的方法,最后只能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一个让人完全无从下手的极品女教师,现在却被人野蛮的按在桌子上,以一种极度屈辱的姿势撅起了屁股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叶老师不听话,被我打屁股了。”妻子回复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能猜到,敢这么对叶希妤的人,也只有妻子了。

    下班后我去到妻子学校,只看到她一个人站在校门口。

    “叶希妤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妻子一边系着安全带,一边笑着说:“她知道我把照片发给了你,现在已经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我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妻子笑笑:“这有什么?她也经常打我的,她做的事比我还过分呢。”我一直知道她们关系很亲密,却没想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亲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已经请假了吗?”妻子问我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已经请好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们已经很久没去海边了。”妻子微微开着车窗,一脸向往的看着周围的景色,涌来的风一直吹着她的头发,她把手抬起来,好像在感受风的流动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原来如此向往大海,之前一直没有跟我说过,或许是怕我没有时间,妻子总是这样处处为我着想,除了出轨这件事,她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偏偏出轨了……

    洗完澡,妻子就忙着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出去一天,妻子却准备了一个行李箱,看得出来,她对这次的海边之旅真的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我想要帮忙,她还伸手把我推开,让我不要捣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收拾完毕,妻子爬上床,我以为她会像往常那样抱我,结果她却拿走了我的手机,直接关了灯。

    “老公早点休息。”妻子声音很轻,把我的手机放在了梳妆台上,侧着身子躺下。

    她好像很期待明天可以早点到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